环境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环境要闻
乌梁素海的“前世今生”

 

  图为乌梁素海的春日风光。 中国环境报记者文雯摄

  ◆中国环境报记者文雯

  4月16日,天刚蒙蒙亮,乌梁素海湿地水禽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站长马海明就来到保护区巡视。这段时间,很多往北迁徙的候鸟都来到这里休整。

  “今年水质明显好了,鸟也多了。”马海明怀里抱着他的“大炮筒”——长焦相机介绍说。“到现在我已经拍到疣鼻天鹅、鹈鹕啦。”他突然指着不远处小声说:“看,那是翠鸟。”

  一只翠蓝的小鸟一头扎进清澈的湖水里,湖面泛起小小的涟漪。

  曾几何时,富饶美丽的乌梁素海被称为“死海”。在2016年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中,内蒙古自治区各级党委和政府被要求要切实抓好乌梁素海等重点湖泊综合治理和生态修复。

  中央环保督察后,乌梁素海发生了哪些变化?记者近日走进乌梁素海,亲眼见证它的变迁。

  前世:水质逐渐恶化、生态平衡被破坏——乌梁素海面临消失的危险

  作为我国八大淡水湖之一的乌梁素海,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蒙语的意思是“长着红柳的地方”,是全球荒漠半荒漠地区极为少见的大型草原湖泊,素有“塞外明珠”美誉。

  50多年前,巴彦淖尔人工开挖了248公里总干渠,而乌梁素海则与这些干渠一起,成为河套灌区灌排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此创造出北纬40度以上的“吨粮田”奇迹。

  作为黄河流域最大的湖泊湿地,也是地球同一纬度最大的湿地,乌梁素海在2002年被国际湿地公约组织正式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对于调节我国北方气候和黄河干流水量、保护区域生态平衡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54岁的李增平是内蒙古乌梁素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职工,从20岁开始就在乌梁素海上打鱼。“以前我们冬捕捕到最大的鱼有60多斤,湖水也清,从冰上面就能看到被冻在冰下的鱼。”后来水质越来越差,他捕到的鱼也越来越小。最严重的时候,夏天阴雨天,鱼因为缺氧成片死掉。“湖上漂着一层死鱼,臭气熏天。”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尹兆明关注乌梁素海治理已经7个年头了。他解释说,乌梁素海灌区在工业企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城镇化水平也飞速提高,灌区有机污染物产生量大幅度增加,乌梁素海污染点源、面源、内源叠加影响显著,因此,水质呈现持续恶化趋势。

  到2008年,乌梁素海污染达到顶峰,湖区暴发大面积的黄藻。

  根据巴彦淖尔市环境监测站2005年~2010年的监测资料,乌梁素海环境污染和生态功能退化形势严峻,氨氮超标率为30.3%;底泥污染严重,总氮、总磷和重金属超标;鱼的种类和数量大幅度减少,淡水渔业基地功能逐渐丧失。

  到2010年底,乌梁素海面积从新中国成立前的800平方公里缩小到293平方公里。生态地位如此重要的乌梁素海一旦消失,“土地沙化将更加严重,沙漠将长驱直入,加剧北方地区的沙尘暴灾害。”全国政协人资环委的调研报告指出。

  “巴彦淖尔市采取了工业点源污染控制、灌区控肥控制面源、收割水草控制内源等措施,但收效甚微。”尹兆明感到单靠生态环境部门有些力不从心。

  今生:提高认识、精准施策——举全市之力再现“塞外明珠”美丽风采

  尹兆明的办公室里挂着两张乌梁素海的流域图,他对图上每条水渠、每个监测点位都如数家珍。在他看来,中央环保督察在带来压力的同时,也带来了治理好乌梁素海的动力。“最大的改变是党委政府从思想上认识到治理乌梁素海的重要性,并迅速将治理措施落到实处。”

  2016年,在中央环保督察提出整改要求后,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进一步加大了治理乌梁素海的力度,立刻批复了《乌梁素海综合治理规划》,从乌梁素海全流域统筹考虑,将乌梁素海治理看作促进绿色发展落实关键环节。

  “必须系统治理乌梁素海。”正如巴彦淖尔市委书记常志刚所说,要举全市之力再现“塞外明珠”美丽的风采。

  尹兆明将环保局多年来治理乌梁素海的经验和方案上报巴彦淖尔市,并得到市领导的采纳。由市委市政府牵头,环保、农业、水务等部门参与的系统治理乌梁素海的行动迅速开展。

  2017年下半年,自治区人大批准了《乌梁素海湿地保护条例》;巴彦淖尔市委确定了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方案,通过了《乌梁素海流域环境治理、生态修复和绿色产业发展总体方案编制计划》等一系列方案。

  从高处俯瞰,乌梁素海就像一只顽皮的海豚顶着一个皮球,在阴山与黄河之间嬉戏玩耍。四通八达的干渠在为这只海豚“供血”的同时,也带来了周边的污染。目前,乌梁素海点源污染占污染源的5%~10%,面源污染占污染源的70%~75%,内源污染占污染源的15%~20%。

  针对乌梁素海的特点,巴彦淖尔市精准施策,先后实施完成乌梁素海生态补水、点源、面源和内源治理等工程20多项,投资约32亿元。

  针对点源污染,巴彦淖尔市委、市政府制定了《乌梁素海源头污水治理实施方案》,自加压力提出污水零入海的要求。

  “目前点源污染占比很小,这也是我们有信心和底气提出‘到今年年底,全市60%的点源污染将不再入海’的一个重要因素。”尹兆明说。

  巴彦淖尔实施了城市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等14个点源污染治理项目,关停了乌梁素海周边造纸厂等企业,还成立了专项督察组,对全市各旗县区及工业园区开展乌梁素海点源污水“零入海”专项督察。今年上半年,巴彦淖尔市将制定出台《七个旗县区污水处理厂综合排放标准》,增加硫酸盐、氯化物、溶解性总固体3项指标的监测;下半年研究制定针对企业的污水排放标准,以更加严格的排放标准推进乌梁素海点源污水“零入海”目标如期实现,以受纳水体环境容量“倒逼”企业技术升级提标改造。

  针对面源污染,巴彦淖尔市选择了走绿色农业发展道路,推广长效缓释复合肥和高效低毒低残留的农药以及测土配方施肥等技术。2017年,巴彦淖尔化肥总使用量减少1.5%,利用率提高3%;实施绿色防控700万亩,绿色防控覆盖率达到60%。乌梁素海面源污染得到初步控制。

  2017年,巴彦淖尔市建立了60.3平方公里人工湿地,将总排干的农田退水首先引入到人工湿地,通过植物削减氮磷后,再进入乌梁素海,进一步减少了面源污染。

  针对内源污染,巴彦淖尔市实施生态补水、引黄入湖。黄河凌汛时,将河水引入乌梁素海,实现了生态补水和减灾“双赢”。今年,乌梁素海分凌补水已达2.05亿立方米。

  巴彦淖尔市还实施乌梁素海网格水道工程,开挖网格水道54条,总长度119.5公里,提高了湖水自净能力。

  2017年,湖区整体水质达到地表水Ⅴ类标准,局部区域水质达到Ⅳ类标准。乌梁素海断面COD浓度从2012年的69mg/L,下降到2017年的36mg/L。

  乌梁素海综合治理取得了一定成效,碧水蓝天、水鸟翔集的美景得以再现。

  未来:发展循环经济、寻找致富道路——建设绿色农产品基地

  在乌梁素海边,一位垂钓者告诉记者,最近两年乌梁素海水质好转,他又重新拿起钓竿。

  在这位垂钓者身后不远处,是一个刚刚建成的水质自动监测站。这个监测站将对流出乌梁素海的湖水水质进行24小时不间断自动监测。这样的水质自动监测站目前已经建成了10个。今年上半年,乌梁素海流域建设的36个水质自动监测站将全部投用。这些监测站保证了每个县区的进出水水质说得清,责任认得清。一旦发生污染事件,可以立刻找到源头。

  尽管乌梁素海环境质量各项指标达到或优于自治区考核要求,但是,隐患仍然存在。乌梁素海总排干入黄口断面水质为Ⅴ类;乌梁素海湖心区断面水质总体为Ⅴ类,环境污染治理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乌梁素海综合治理规划》总投资80亿元,尹兆明坦言,市委市政府确实下了很大决心治理乌梁素海。

  巴彦淖尔计划到2019年上半年实现城镇污水处理厂、工业园区以及未纳入集中式污水处理厂的工业企业废水全部再生利用,不再进入乌梁素海。

  “‘水十条’规定,到2020年,缺水城市再生水利用率达到20%以上。巴彦淖尔不是缺水城市,但是我们还是提出在2019年实现再生水全利用,污水零入海。”尹兆明说,有家企业需要继续投资3亿元增加再生水设备。“企业当然不高兴。我说,你算好账,如果不投这3亿元,厂子必须关停。如果将再生水回用,还可以节省一部分水费。”通过环保局多次做工作,这家企业终于决定继续投资。

  “污水零入海项目计划投资9.65亿元。”尹兆明说,这笔资金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水质监测等方面,资金来源通过争取上级项目资金、盘活水利资产资源、争取地债等方式予以解决,其余通过招商引资、市场化运作等方式解决。

  靠水吃水。乌梁素海水质在逐渐变好,一些脑筋活络的村民把自家改建成农家乐。巴彦淖尔市政府也在积极探索绿色发展道路。

  目前,巴彦淖尔市正围绕乌梁素海流域生态环境治理,全力推进绿色发展和山水林田湖草沙治理系列项目,打造河套全域绿色有机高端农畜产品生产加工输出基地。

  2017年年底,乌梁素海首届冰雪节开幕。

  “38斤的头鱼拍了20万元呢。”李增平感慨道,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鱼了。

活动通知
快速导航
专题专栏

版权所有 中国环境报理事会 电子邮件: hjblsh@sina.com 电话:010-67118345 

Copyright ©2017 chinaenc.cn All rights reserved